从瘦金飙到狂草,宋徽宗被惯坏了…

一千年了,宋徽宗一直受人“溺爱”。

真的,说偏爱、宠爱,都不足以充分描述他在很多人心里的位置。

书法人溺爱宋徽宗,大概都是从他的瘦金体开始的。

《秾芳诗帖》

《千字文》

这种独一无二、任性至极的楷书,是宋徽宗宁为玉碎的标签,笔画间那种锋芒和锐利,势不可挡地圈粉无数。

爱上了他的瘦金体,又迷上了他的工笔画——

《柳鴉蘆雁圖》

《瑞鶴圖》

《聽琴圖》

精致,优雅,端庄,安静,这是宋徽宗绘画的气质。

当画中抚琴的宋徽宗走出来,他也是这么安安静静的。

可是,这位天蝎男,内心却一点也不安分。

老老实实写瘦金书不是挺好吗,他还不满足,非得写草书,这一写就没人拦得住了

《绛霄紫庭帖》

似乎是怀素的线条,张旭的结体。

皇上要写狂草,谁能管得住?谁能比得了?

◎有益分享

                  

转载请注明:墨斓书法十万个为什么 » 从瘦金飙到狂草,宋徽宗被惯坏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