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徒写字有多丑?就是读书少才被利用啊!

最近这段时期,香港多地发生示威,不少甚至演变成暴力事件。一场场冲突也暴露了示威者的硬伤:丑字遍地乱写,错字满街丢人。

7月21日晚,一伙极端分子围堵香港中联办,做出涂污国徽等恶行,引发极大愤慨。当晚,还有一批白衣人在元朗与身着黑衣人士发生激烈冲突,致使数十人受伤。

当天事发后,有人留下“必报元朗愁”字样,却将“”错写成“”,字迹也是典型的娃娃体,简直是长不大的幼稚小孩。

有香港网民嘲讽道:“表现出他们现在很愁”、“误入元朗仇更愁”。

类似的错字在近期香港一系列冲突中比比皆是,例如写一个多笔画的“撤”字,简直让示威者伤透了脑筋。7月1日,立法会会议厅被暴徒喷上巨大的“撒回”字样,后来可能发现写错了字,又用白漆覆盖。竟然知道“字是脸面”,看来也是要脸的人啊!

立法会大楼内,被涂改过的“徹回”:

号召7月21日进行示威的标语上,赫然写着“不徹不散”:

究竟是“时代”,还是“时伐”?傻傻分不清。字迹也是粗陋不堪,也写不出一点文化气息,典型的极度缺乏读书写字的结果。估计连英文也写不到多好看。

还“时代革命”?时代早已不属于不读书写字就能熬出头的投机分子了。

即使在港大校园,也可以看见错别字的身影。

7月1日,一伙暴徒冲击香港立法会,港大校长张翔谴责事件为“破坏性行动”,引起部分港大师生校友抗议,更有甚者,趁机在校园里肆意张贴涂抹。

香港网民发现,港大许爱周科学馆外装修围板上,被人喷上“連儂牆(连侬墙)”字样,不过“牆”字的左半边却写反了,本来字就丑,这下简直没法看了。

而在7月21日晚元朗冲突期间,建制派议员何君尧被拍到与白衣人握手,尽管他22日澄清,自己没有参与策划21日晚事件,并谴责任何暴力行为,但其议员办事处乃至父母坟墓皆遭到暴徒恶意破坏。

香港“东网”23日拍摄何君尧位于屯门美乐花园的办事处,其卷帘门上也被贴满了污言秽语。警察的“警”字,怎么看都有点奇怪,难道是草字头?

上述情景,令人不禁想起曾经三度入狱的极端“港独”分子黄之锋,他2017年曾在社交媒体上传一张监狱平面图,其中错别字却多到令人吃惊:

厕所写成“次所”、洗手盆写成“洗手盘”、储物箱写成“储物厢”。右边的硬板床还能写对,到左边就变成了“硬版床”…

香港如今相比内地而言其地位日渐式微,加上社会贫富悬差大、房价极高(人均住房面积16平米左右),缺乏理智的香港青年把种种对社会的不满转嫁给内地。西方势力看准这一点,对犹如一张白纸的青年进行洗脑、煽动。于是,闹剧缤纷上演。

也无怪香港网民感叹:

“就是因为读书不多才被利用了,可怜啊!

“这些人读书读不好,学人去搞政治,但字又不多认识几个,可悲。

“字是门脸,简直太丢人了!

想想中国清末民国时期的政治领袖,那些风雨飘摇中真正能扛起时代大旗的中青年,有几人不曾是读书写字苦熬过来的。


◎有益分享

                  

转载请注明:墨斓书法十万个为什么 » 香港暴徒写字有多丑?就是读书少才被利用啊!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