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作品被“字库化”,你怎么看?

提起刘彦湖,在书法界可谓众所周知,他专心学术,习古承今,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来理解书法的造型艺术,从文字的起源开始建立对书法艺术的认知,是中国极少数能到达到“入古”高度的书法家之一,他拥有广阔的学术视野,并造就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简单而言,入古出新,他打通了。




刘彦湖,1960 年3月生于黑龙江省,原籍吉林磐石人。1981年拜罗继祖教授为师,学习书法及古典诗文,后又师从周昔非、王镛两位先生。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院研究员。

为什么说刘彦湖是中国书法“建筑师”?

刘彦湖的书法,最引人注目的是其特殊的字体笔划与间架结构,他的书法篆刻与中国古典建筑有着血缘关系。刘彦湖书法作品《林唐中宗 敕卢正道碑》,是可以当作中国古典建筑来看的,这些大字方圆兼济,结构森严,间架舒朗,近观如人户牗,光照心目,挺拔而独具风骨。


刘彦湖书法作品(一)


刘彦湖书法作品(二)


刘彦湖书法作品(三)

刘彦湖书法作品(四)

刘彦湖书法作品(五)

刘彦湖书法作品(六)


刘彦湖书法作品(七)


刘彦湖书法作品就像是在营造建筑的空间感,他的每一个字都可以当作建筑来欣赏,其俯仰相背,相互揖让,咬合衔接,结构稳定而充满动势。


中国书法的点画空间

中国的艺术不同于西方,我们所说的“方圆”,不仅仅是单纯的几何图形,也不是单一维度的方向,我们说的是“方圆多少里”,这个方圆不单是指线性的,同时也是合一的。中国的造型艺术不能讲究单纯的几何形,这样就降低了他的艺术性。再来说点画,一点一画,是最为基础的东西,是中国造型最基本的元素,中国的点画结构本身包含了虚与实,包含了空间,点可“至大无外,至小无内”,点也是万象之根,众生之本,有了点甚至可以开天辟地。

点画、结构、分间、布白,这八个字涵盖了中国书法艺术形态上的“法”。书法的笔法系统受前期的定论影响重大,书法所说的正体,讲究规范、讲究平衡、讲究秩序,书法体的背后是对于正体的认知,对于空间的平衡感、秩序感的认知给与了书写强有力的支撑。


我们写字的时候是从点画开始的,书法,就是从手写的点画延伸到造型结构。点画、空间是可以分开来谈的,但他们同时又是互证互生的,好的点画围接了好的空间,好的空间也反映出点画的坚定有力,字的风骨,就是我们说的“骨气洞达”。


汉仪彦湖手书的点画处理

汉仪彦湖手书笔锋尖锐犀利,点画圆润饱满,运笔潇洒,连贯自如,高度浓缩了精、气、神,具有强烈的个人艺术风格。

然而我们都知道书法与字库的创作具有非常大的差异性。

字库的形态在为书法创作时设置了许多难以跨越的屏障,书法字库的创作过程就是一个平衡“艺术性”与“实用性”的过程。刘彦湖在创作“汉仪彦湖手书”时做出了很多思考和妥协,那么书法家眼中的书法字库到底与书法有哪些不同呢?他又是如何去平衡这些矛盾呢?

书法家眼中的书法字库

字库,是一个十足的“方块字”,每一个字符都在字框内,这对不拘一格的书法来说,无疑是一个难以避绕的困难,作者需要在这种既定的条件下发挥自己最大的能量来完成书写。汉仪彦湖手书中宫紧凑而撇捺舒展,中锋运笔点画鲜明,可以看出刘彦湖对于字体内在力量以及字内外空间利用的把控收放自如。

书法的用笔一定要行云流水,不滞于心,不碍于手。书法家在创作时都是一气呵成,一脉相承,这与字库的形态有着天然的矛盾。我们都知道字库是由千千万万个字符组合而成,每一个字符都是独立的,但在使用时又会进行排列组合,同时还包括横排与竖排;汉语语句的组合更是丰富多样,难以判断上下文连接词。刘彦湖在写书法字库时,对于每一个字起笔收笔处都注入了思考,常常一个字要写十几遍,才能从中选出一个相对最满意的字。

汉仪彦湖手书纵向排版
书法延续数千年的“竖排”传统也在近百年内被打破,竖向书写已经不再是主流,字库被使用时会出现各种排列的可能性,刘彦湖在前期创作时也观察到了这一特点,于是将横排的考量也放到了字库创作中。

汉仪彦湖手书横向排版

用一句话来形容汉仪彦湖手书就是:

大字,结构得法,神气焕然;
小字,郁郁芊芊,如日东升。


由于市场对于很多拉丁字符也有需求,所以会有专业的西文组为字库产品配备拉丁文部分。汉仪彦湖手书的西文部分与中文搭配统一,并且很好的还原了书法的手写感,萧条流畅自然。


   从书法到手书字库,

我们秉承了什么,改变了什么?


书法字库在符合国标字符体系的基础上,需要作出很多妥协和突破。专业的书法组在将书法家手稿扫描后将失真的数据还原及修缮,并将手写字标准化、数据化。


汉仪彦湖手书字库测试

字库技术所作出的改进,包括变高变宽技术、替换字等,都是为了能够在适应字库规则的前提下,更大程度的还原书法字体的“真实性”,更加接近创作者的手写的状态。


 “书法”与“字库”同源


书法与字库的关系是什么?他既不是同质的,更不是割裂对立的。“书法”与“字库”同源,字库就像是书法的衍生品,他将书法转换成一个表达工具,承载着传达信息和美学创新的作用,但他们各自发展的道路是不同的,书法是艺术家的自我表达,而字库则是兼具了艺术性和实用性的产品。

书法,通常百年时间便新貌丛生,这是前人的智慧,如果没有无数有名的、无名的书写者们共同的创造就没有书法厚度。今天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开放的眼光,我们才能重新审视书法,他的价值也在不断的被挖掘。字体与书法同源,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表面的理解,丰富内心对“书法”的理解,才是未来字体设计发展的正解。

海报设计

刘治治

值得一提的是汉仪彦湖手书的主视觉海报设计,画面展现出了设计师在使用字库时的真实状态,没有多余的修饰,用最直接的语言来陈述想要表达的核心理念。


海报中的汉仪彦湖手书呈现了三种“边界”:“骨气洞达”模拟书法的排版,代表了“水墨边界”;“大化流行、小禅缚律”则是字库转化为矢量图后所呈现的状态,象征着图形的“矢量边界”;其他本文编辑的排版字符意味着“控制边界”。以往的书法字体排成段落后识别度很低,故常用大字组合的效果,而汉仪彦湖手书这款字体在进行大段编排的时候,依旧字迹清晰,灰度均匀,识别度非常高,亦适合用于成段展示。


从几个字到成段的书法字体编排,字库在不断地提高适用性,突破边界,同时书法也通过字库,扩宽了书法艺术的边界,寻找到了新的“道”。



汉仪尚巍手书


记得不久前,前段时间,汉仪字库一款早已在市场广泛流行的“尚巍手书”,竟因格调问题在书法界引起很大争议,于是引发了一个思考:究竟什么样的书法字体,可以被选入字库?


如今,汉仪字库与著名书法家刘彦湖老师合作,着实令人眼前一亮,这一举动,在书法家与字库之间,建立一道亮丽风景线。精彩的字库产品,应该是符合下面的条件:


首先,我们要明白,字库为“用户”而存在。

说白了,字库要通过计算机和网络被广泛使用并阅读,需要被普通人看得懂。她要易于排版、容易识别、信息正确,多替看字人考虑,字要让人看得懂,更不能写错。



其次,风格要鲜明。

当前商业发达,文化多元,媒介丰富,当代书法家的字,如果只学前辈,个人风格不那么强的,很难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商业环境中脱颖而出。所以,成功的字库,应该是艺术性与独特性兼备,在强调书法艺术性的同时,高度风格化。在技法“美”之上,发展出个人的独树一帜,易辨识的“美”。


第三,要传神,有灵魂。

对于给当代人看,为当下人言的字库来说,当代书家最好能书当代精神,彰显中华自信。不是所有的书写风格,都可以选入书法字库。王羲之说: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当今之世,品类之盛前所未有,能够体会到“俯察”之精髓的优秀书家作品,才会更受欢迎。


总之,字库的使命一方面是美学传承,一方面是美学创新,另一点重要的是提高效率,识字效率和信息传递效率。


因此,符合以上要求的作品,才有做成字库的价值。


◎有益分享

                  

转载请注明:墨斓书法十万个为什么 » 书法家作品被“字库化”,你怎么看?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