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真迹《送秦少章序》,写得矫健!

宋代诗人张耒,字文潜,号柯山,楚州淮阴人,熙宁进士,曾任太常少卿。他与黄庭坚、秦观、晁补之等人均出于苏轼门下,为“苏门四学士”之一。张耒曾写有《送秦少章序》一篇名文。受此文感染和启示,赵孟頫书写此文,赠给友人季坚,当有勉励之情。

这件墨迹后有清代成亲王永瑆以及刘墉等人题跋。刘墉〔松雪书极丰艳〕,永瑆称〔文敏书自李入王,固龙象之裔也〕。
赵孟頫书法墨迹精品送秦少章序,纵25.7厘米,横222.5厘米,现藏上海博物馆。

送秦少章序 张文潜。诗不云乎,蒹葭苍苍,白露

为霜。夫物不受变,则材不成,人不涉难,则智不明。季

秋之月,天地始肃,寒气欲至。方是时 天地之间 凡植

物出于春夏雨露之余,华泽充溢 ,支节美茂,及繁霜夜零,旦起而视

之,如战败之军,卷旗弃鼓,裹创而庆驰,吏士无

人色,岂特如是而已。于是天地闭塞而成冬,则摧败拉毁之者过半,其为变

亦酷矣,然自是弱者坚,虚者实,津者燥,皆敛其英

华于腹心,而各效其成深山之木,上挠青云,下庇千人者,莫不病焉,况所

谓蒹葭者乎?然匠石操斧以游山林,一举而尽之,以充

栋梁、桷轮輹辐,巨细强弱,无不胜其任者,此之谓损之而益,败之而成,虐之而乐者是

也。吾党有秦少章者,自余为太学官时,以其文章示

余,愀然告余曰,惟家贫,奉命大人而勉为科举之文也。异时率其意为诗章古文,

往往清丽奇伟,工于举业百倍。元佑六年及第,调临安主簿。举子中第可少乐

矣,而秦子每见余辄不乐。余问其故,秦子曰,予世之介士也,性所不乐不能为,言所不

合不能交,饮食起居,动静百为,不能勉以随人。令一为

吏,皆失己而惟物之应,少自偃蹇,悔祸随至。异时一身资养于父母,今则妇子仰

食于我,欲不为吏,亦不可得。自令今以往,如沐漆而求解

矣。余解之曰,子之前日,春夏之草木也。今日之病子者,蒹葭之霜也。凡人情惟安之

求,夫安者天下之大患也。能迁之为贵,重耳不十九年

于外,则归不能霸,子胥不奔,则不能入郢。二子者,方其羁穷忧患之时,阴益其所

短而进其所不能者,非如学于口耳者之浅浅也。自今吾

子思前之所为,其可悔者众矣,其所知益加多矣。反身而安之,则行于天下无可

惮者矣,能推食与人者,尝饥者也,赐之车马而辞者,

不畏徒步者也。苟畏饥而恶步,则将有苟得之心焉,为害不既多乎!故陨霜不

杀者,物之灾也,逸乐终身者,非人之福也。子昂为季坚书


有益分享

                  

转载请注明:墨斓书法十万个为什么 » 赵孟頫真迹《送秦少章序》,写得矫健!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