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真正的字如其人!

苏  轼

苏轼,北宋书法四大家之首,

他可算是整个宋朝写字最厉害的一个人,

可是,字怎么会写的这么“丑”呢?


苏轼就说了,我这个字很特殊啊,

颜真卿那个叫颜体,

柳公权的叫柳体,

我这个字呢,叫

石 压 蛤 蟆 体!


苏轼是善于调侃嘲弄自己的,

人人都在炫耀自己书法俊美的时候,

他确说自己的书法是“石压蛤蟆体”,

是被石头压死的癞蛤蟆的风格。


《寒食帖》据说是苏轼唯一存世的书法作品,

世人给予了它“天下第三行书”的美誉,

其实是未经修饰的“草稿”。


行书与楷书不同,行书追求当下的随性与意外,

把不受可以控制的情感流露作为重点,

让书法线条随心情变化自由发展。



▲ 
《寒食帖》

《寒食帖》是苏轼在人生最落寞的时候写的。

45岁这一年,苏轼仕途不顺,被贬到了湖北黄州,

生活非常窘迫,每天开荒种地,自耕自食,无比寂寞。

而不久前陪伴自己从小到大的乳娘也突然过世。


这是谪居第三年的一个寒食节,阴雨绵绵,

看见窗外的乌鸦吊着值钱飞过,苏轼心中那个悲凉…

于是,就写了这首诗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自我来黄州,已经过了三个寒食节了,

年年都惋惜这春天都要过去了,

但春天不容惋惜,春天还是一样逝去。

你看他叠字“年”,最后用一个点来表示,

因为是手稿,苏轼也很随性,一个点就带过去了。

就像一个音符,像咱们看印刷字的时候,绝对看不到的韵律节奏。


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

卧闻海棠污燕支雪。

今年的雨特别多,让人愁苦,像是秋天一样萧瑟寒寥。

卧病的诗人,看故乡的海棠,从繁花盛开到萎谢凋零,

红如胭脂白如雪的花瓣,一一坠落污泥。


“卧”“闻”二字正是“石压蛤蟆”,扁平,难堪,破烂,

这或许正是他亲身经验到的人生,

正是他要讲述的人生。

“卧闻”

苏轼的文章写得一等一的好,20岁就声震朝野,

连皇帝看了都说这是稀世奇才!

这个稀世奇才也不会收敛自己。

过了十几年因为乌台诗案关进了监狱,

一路从中原被流放到了海南。

他以前多娇贵,一进监狱才发现他哪是个知识分子,

一样是饿了要求饭吃,憋急了要拉屎的人。

于是他开始结交这个社会上最底层的人,

正是因为花落到了泥土间,才能不矫情,

才能活出这个人生当中更有气度的一面。


“花泥”


蒋勋曾说:

他绝对不是在讲花,是在讲他自己,

那个‘花’跟‘泥’细看有牵丝缠绕,

是“花”的美丽,又是“泥”的低卑,

他正在体会生命从“花”转为“泥”的领悟。

爱“花”的洁癖,爱“花”的固执,

要看到“花”坠落“泥”中,或许才能有另一种豁达。



何殊病少年,病起须已白。

既然是草稿,难免有涂涂改改的地方。

咱们留意看这一句,猜他之前想写的应该是:

“何殊少年子,病起须已白。”

后来一想,要强调“病”的部分,就插了个小字“病”,

也没有抹掉不用的字,就直接在“子”后面点了四个点,

在这里,苏轼的随性率真性格得到了再一次的展现。

你看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也是草稿,写的不好就圈掉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        苏轼《寒食帖》局部

 
   

但苏轼不一样,他只是在后面点了几个点,保留了原有行文的流畅,

错了就错了,不做太多的修饰。

颜真卿耿直,苏轼随性。


然后他说: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


这春江水就像是要冲进房子,

我的小屋就像漂泊在茫茫江里的一艘小船。

此时的书法开始奔放,

笔墨酣厚,如倾盆大雨,水就要涌进屋里来了。


故事开始慢慢进入高潮…



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

厨房里空荡荡的,只好煮些蔬菜,

在破灶里用湿围炉烧着。


一句话,四个冷冰冰的字:

“空、寒、破、湿”

真破啊 
,把一个得罪朝廷,流放诗人的心境完全点出。


你看连“破”的这个边都是破的,没包住。


“破”


哪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

流放岁月,没想到是寒食节,却看到清明过后,乌鸦衔着坟间烧剩的纸灰飞过。

“破灶”“衔纸”看这四个字,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

这是寒食“诗”最动人的句子,也是寒食“帖”书法惊人的高潮


对比“破灶”与“衔纸”,笔锋变化极大!

“破灶”用到毛笔笔根,字型压扁变形,拙朴厚重,

如交响乐低音大提琴,沉重、喑哑,有种破败荒凉;


而“衔纸”全用笔锋,尖锐犀利,如锥画沙,

如刀刃切割!

有苏书中不常见的悲愤凄厉,透漏了流放诗人豁达下隐忍的委屈。



“纸”

咱们看“纸”的最后一笔拉长,

尖锐的笔锋就像是一把刀!


如长剑划破虚空,

尖锐的笔锋直指下面一个小小的、萎缩的“君”字。

这一段错综了荒凉、悲愤,混合了自负、凄苦,交织着委屈、伤痛。

使行书点捺顿挫借助视觉流转,

成为生命底层的呐喊,动人心魄!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想到不能接近君王,尽忠无门;

祖坟远在四川,尽孝也不可能。

一个是君主,一个是父母,“墓”字很大,

但是这个“君”字好像躲在墙角一样萎靡不振。


“君” 

“墓”

苏轼一路被贬,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一点怨言,

最后一句话,简直就像末路的绝唱,

每次看到这个“灰”字的时候,

就好像看到马上就要被端进火葬场的尸体。

“灰”

到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穷途末路的苏轼。

此时苏轼的字,已不再计较于法度结构,

而是更强调个人心境的自然流露。

世人的书法皆追求俊挺华美,

然而苏轼经历牢狱之灾,生死大难,

已看尽自己的狼狈、邋遢与恐惧,

就像当年他与黄庭坚彼此嘲弄,

他笑称自己的书法叫做“石压蛤蟆体”

既然众人喜欢争夺“美”,那就把”丑”留给他又何妨?



▲ 
《寒食帖》

不懂苏轼的字的人会觉得这种字很容易写,可是黄庭坚就说这种字简直美得不得了,因为它是率性而为,自然而不做作,所以它是最难的。如果再让苏轼写一次,未必能再写的这么好。因为它难的不是技巧,而是难在心境上不再卖弄。

《寒食帖》看久了,逐渐了解不自夸、不卖弄、不矫情,对于一个创作者的艰难,了解苏轼如何在自我调侃、自我嘲笑里完成一种毁誉之外的豁达。

◎有益分享

                  

转载请注明:墨斓书法十万个为什么 » 这是真正的字如其人!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