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王铎超越了王羲之!

图/王铎书法


一、问题的问题

最近某论坛上,关于王铎书法热的问题引起了很多人的讨论,不少人都在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日本人为什么要推崇王铎而贬低书圣王羲之?

事实上,关于这个问题本身存在的逻辑预设,很少有人关注。显然,大家都是默认了这一问题存在的普遍性和适用性,在日本,后王胜前王这个说法确实存在的。然后,基于这样的认识,开始了进一步的探讨。

或者从日本历史上的书法风格的审美趋向来探索,或者从日本整体文化以及武士道精神的角度加以阐释,都有一定道理。


图/王羲之书法

但是,我还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是怎么来的,仅仅是日本人这样说?或者说仅仅是日本人是这样喜欢王铎的?

答案恐怕是未必。

二、王铎热的两重含义

事实上,的确存在王铎热,也的确首先在日本发生。但这里王铎热其实是带有双层意思出现的。并且这两重含义,在关系上是互相推动模式的。

第一种王铎热,是对王铎书法艺术的追捧的热潮,这种热潮是以纯粹艺术的眼光来审视王铎的。

第二种王铎热,是王铎书法在拍卖行中的热潮追捧。事实上,王铎的书法,在拍卖行里屡创新高,价格以数十倍的数目在逐年增长,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我就不详细论述了。

但是这两种热潮究竟是哪一种先开始,又推动甚至决定了后一种热潮的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小部分人开始喜欢、追求王铎书法,肯定是从纯粹艺术的角度看待的。

但是,这种带有私人欣赏性质的喜爱,还不足以形成所谓现象级的热潮。

所以,无疑,拍卖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我们其实可以这样说,王铎的书法,在更大程度上,其实是被拍卖行炒起来的。

但这也不是说,王铎的东西是艺术低下的玩意。如果完全没有艺术价值,王铎的书法,也懒得有人去关注,甚至是购买了。这种在拍卖行里的被追捧的热潮,其实更是王铎书法价值的体现。


三、热潮下的惊语

有了这样一个热潮作为背景,有人高呼“后王胜前王”也就不足为怪了。但是究竟这个说法在多大程度上是出自日本之口呢?这仅仅是一小部分人的偏激之论,还是普遍共识呢?

如果是单单日本人的意见,甚至是所有日本人的共识,其他人都不这么认为,比如中国人就不这么认为,甚至反对这个意见,那么我想我们去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加上“日本人”这个限定词是有意义的。

但如果这不仅仅是日本人的想法,而是很多人的共识,不局限于日本人,那么我想,这个限定词就加的不是那么好了。甚至有点哗众取宠、标题党的意思了。甚至故意和日本人拉上关系,并且在行文中有意无意的对日本来那么点小讽刺、嘲蔑、看不起,就很能迎合所谓大众心理了。

所以这个问题不是多么好,我个人也不是很喜欢这个问题,因为有预设逻辑在,所有的回答都会沿寻这个问题铺设的轨迹,带着满满偏见,驶向错误的归途。

如果说,这既不是中国人的共识,也不是日本人的共识,甚至只是一小部分人的想法,那就更没有任何探讨的价值了。

正如我在一开始问题的问题提到的那样,仅仅是日本人这样说?或者说仅仅是日本人是这样喜欢王铎的?恐怕答案是否定的。

四、网络文化下王铎的双面形象

在网络上随便锁定“王铎”“日本人”“王羲之”这几个字,都能看到到处类似标题党的信息,一个比一个惊悚,日本人看傻了、惊呆了、横扫等等惊悚的标题,对于一个喜欢王铎书法的人来说,这些文章充斥着这样一个事实:

一个叫王铎的中国人,用书法征服了日本。

看过后满满的骄傲感、征服感。自足自大的天朝心理油然而生。

对于一个讨厌王铎的人来说,这些文章则会给他们这样一个感觉:

喜欢王铎这个贰臣、喜欢这样书法的国家,果然是不招人喜欢的。由此煽动的仇恨和鄙视的心理,巧借书法这一文化的外衣,被包装的浑然不觉。

对于这句话到底存在多少合理性、确定性,真实性,这些文章的作者是不在意的,不思考的,甚至不关心的。他们塞给我们一根绳,我们就乖乖上了绳套子,拴住手脚,成了牵线木偶。

操纵总是那样容易,识破的成本是勇气。

唯一看到比较中肯的解读文章,是首都师范大学的曹利华教授的文章:

论王铎——试论“后王胜前王”

从学理上真正对“后王胜前王”这一说法进行了论证,指出王铎书法理论超越王羲之的优势所在。

但是,即便是对于“后王胜前王”这一结论进行合理性的论证,也绝无可能出现“贬低”这样的词汇,更不会用在形容日本对待王羲之书法的态度上。

五、荒谬的贬低

这个问题一共有两个带有情感色彩的词语。一个是“推崇”,一个是“贬低”。而与之相匹配的两个书法人物更具有落差性,一个是书圣王羲之,世所公认的书法家,一个是做了贰臣的书法家王铎。一贬一褒,再加上日本这个极具丰富争议性的国家,不博人眼球都难。

贬低这个词与推崇这个词形成的落差,在不同意这个观点的人看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第一时间会想的,是怪罪于那个修饰在全句前面的特指地区——日本,他们会偏向于认为他们是这样的荒谬,以至于认识出现这样的误差。

而很少有人想到去质疑这个问题的提出者,他是否对于这个问题本身就存在的一些普适性、合理性缺乏绝对的把握。也就是说,这个人是不是在瞎编一个问题。

但是这个贬低王羲之到底从何而来,没有人在乎,也没有人在意,他只是一个噱头、一个华而不实的花瓶。

用脑子想一想,都会知道以王铎这样的书法水平,怎么会让日本人到了为了喜欢他而去贬低王羲之的地步。

承认王铎确实有过人之处,有超过王羲之的审美意识和理论构建,这很正常。

在对于书法艺术的理论学习上,我们自然是有超过王羲之的可能,但是这不是说我们在贬低王羲之啊!


事实上,一直强调书法古韵,推崇“晋书”的王铎,对于王羲之自然是推崇备至的,其书法自然更多的继承了王羲之技巧和风格。

而王羲之和王铎的关系,其实是书法前贤和继承者之间的关系。犹如西红柿和西红柿味道一样密不可分。我想从来没有一个人喜欢吃西红柿却讨厌西红柿味道的。

王铎书法里就有王羲之的影子,王羲之的书法里,却不必有王铎的影子。肯定王铎,就是肯定了王羲之。

何来贬低?

这是一个可悲的问题,可笑、无知又无聊。


六、真正的价值

这个问题真正具有讨论价值的意义在于,王铎的书法,究竟在哪些方面是让日本人为之疯狂的,尤其是在最近四五十年间,王铎身上哪些书法特质让日本人为之着迷。

王铎书法之所以能够跳脱出来,成为最近几十年的热门,其最深远的意义在于他的书法风格与现代人的审美意识和现代艺术理念,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契合的。

尤其是在平衡传统和创新这件事上,王铎处理的非常精彩,在书法技法上的推陈出新,尊重传统,既满足了我们对于传统的感受,同时又让这些创新保留在我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不至于哗众取宠和狂怪惊人。

王铎书法中的现代意识和充满个性化的表达,对于较早开启现代化的日本来说,尤其具有吸引力。

表达现代意识,追求现代理念,日本在书法上尝试的时间,自然要早过我们。当我们还在用精力重塑那个早已断层的文化传统的时候,早于我们的邻国,他们的行动,看在我们的眼里,自然就比较另类了。

因此,我们脑海里,会留下这样的一个刻板印象——他们推崇王铎,摒弃王羲之——这样简单、滑稽的错误逻辑。

◎有益分享

                  

转载请注明:墨斓书法十万个为什么 » 日本人:王铎超越了王羲之!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