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草,应该这么写!

草书起源于汉,成熟于魏晋时期。汉代的草书为章草,章草就是隶书的草写。后经张芝、王羲之父子等人的演变成了今草。草书写得狂放不羁,被称为大草,也称狂草,狂草是唐代张旭首先创造出来的,后又有怀素加以推波助澜,狂草逐渐被人们所认可。草书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而其中的狂草更是一颗耀眼的明珠,深得历代书家的钟情和喜爱。狂草以狂放不羁、潇洒恣肆、飞动张扬为特性。以强烈的节奏感和翻江倒海的气势震撼人心。由于狂草多是书家草书技法高度纯熟后的极致发挥,行笔极为放纵,线条连绵不绝,笔画省简之甚,都到了极点。点画张狂,气韵生动,如龙蛇飞舞,变化多端,基于这些因素,临习狂草不像临习其他书体那么容易上手,以至有“狂草不可临”之说,使许多初学者望而却步。其实,狂草并非真的那么“可怕”,我就如何临习狂草谈几点学书感受,和朋友们一起探讨。

1、临习狂草,切忌照猫画虎
狂草与楷隶等静美书体不同,它以动态美为主要审美特征。点画腾跃,线条飞扬,有如天空之飞鸟,草原之奔马,长江之流水,高山之飞瀑。其贵在动处,所以要临好狂草,非得有飞箭射鸟的功夫不可。狂草的点画和字形结构没有楷隶书那样具有相对稳定的形式,它已经摆脱了成法的约束,笔法丰富,点画“变化如鬼神”,是最具活性的书体。其奔放之气势,起伏之节奏,往往如长江大河,连绵不断,气脉贯通。且行笔潇洒放纵,自由活泼,因势赋形,放逸生奇,笔意畅达,精神饱满。钩锁连环的笔意,有如连珠,其串珠之线,即是狂草的生命力所在,也就是狂草的灵魂,谓之为气势。如果临习狂草也像临写楷书那样,看一字,写一字,无异把一座大厦拆成一堆砖头。

2、不可遗神求貌

点画为形,气势为神,狂草贵在气势,而气势需要一定的速度来完成。这里以怀素写狂草的情景为证:“奔蛇走虺势入座,骤雨旋风声满堂”(张正言诗句);“笔下唯看激电流,字成只畏盘龙走”(朱遥诗句);“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窦冀诗句);“驰毫骤墨列奔驷,满座失声看不及”(戴叔伦诗句)。从诗人们的赞叹中,我们不难看出,怀素运笔之速,成字之快,堪称一流。所以其书气势饱满,神采飞扬。临习狂草,倘若刻意追求字形的毫厘不差,笔画的长短相一,行笔就得放慢速度,这样气势就难以得到充分的发挥。而气势正是狂草的活力所在,狂草的许多佳妙往往出现在气势的极致之处。这样的佳妙,往往也最难以再现。气势足而神采生,气势不畅,自然也就失了神采。只有在节奏和气势上多下些功夫,才能临写出形虽小异而神却更胜一步的成功之作来。要是只耽其形而舍其势,就难成大器。

3、三熟相合,方可临写

临写狂草,必须以熟练为基础。先熟其眼,读帖是第一步,熟读字帖,要把字帖读得倒背如流,读懂并能够欣赏字帖;次熟其心,从作品内容、书写背景等多方面多角度地对作品进行反复品味,将字帖“拷贝”于心,并不断地加以“播放”,通过“播放”与古人进行反复“神交”,感知和同化思想感情;再熟其手,进行反复的摹写、临习,不断提高手上功夫,强化细部记忆,把握全篇的气脉和神韵。三熟可以齐头并进,互相参化,三熟相合,方可临写。狂草的书写过程是一个快速的运笔过程,要想在极快的运笔当中不流于浮滑和浅薄,而能每每见出难以再现的佳妙,非得有高度娴熟的笔墨技巧和极高的心灵感应不可。

4、要进行背临

临写作品时,必须离帖,即背临。只有背临,才能克服因形伤意的弊病,才能写得流畅奔放。临写狂草的最高准则是:临写者的笔底气象要由书写者胸中源源流出,而非一边看,一边依样画葫芦的浅表性模仿。要从深层次去追求风神和气韵,把原帖的笔法、章法、气韵化成自己的东西,在下笔之前,已有成竹在胸,虽为临帖,亦是创作。只有这样,才能在形神高度融合的情况下产生升华,从而写出既神似于原帖又宛若自运的佳作来。

5、临帖是为了创新

临习古人法帖,是学他人之长以补己之所短,是为了创新。而创新只有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其实临习狂草,也和临习其他书体一样,都需要对古碑名帖进行心追手摹,临池不辍,悉心研习,融合贯通,集众善而为己用方可。狂草的代表作有张旭的《古诗四帖》、《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怀素的《自叙帖》,黄庭坚的《李白忆旧游诗》、《廉颇蔺相如传》、《诸上座帖》等等。除此之外,赵佶的《千字文》,王铎的《诗卷》,祝枝山的《诗翰》、《前后赤壁赋》、《曹植诗》等亦可列入狂草的范畴。

▲怀素《自叙帖》

《自叙帖》历来被视为狂草杰作,对后世草书影响极大,习狂草者常以其为楷模,然而学之而成气候者却甚少,黄庭坚、毛泽东、林散之等是学其而取得成功的佼佼者。《自叙帖》狂纵恣肆,酣畅淋漓。圆劲的线条如“奔蛇走虺”,飞动的气势如“骤雨旋风”。笔法多变,体于自然,效法天地,集万物之变于笔端。鱼龙腾跃之状,飞鸟出林之姿,惊蛇入草之态,悬猴饮涧之形,无不出神入化。临习《古诗四帖》、《自叙帖》这样的作品,要注意线条的流畅和气势的奔放,不可刻意求形,否则,本来充满活力的线条就会变成死蛇或烂绳。行笔要注意速度和节奏,做到慢处不凝滞,快处不失态。使转要有张力,开阔胸次,把颠张醉素的醉狂之态写出来。

▲黄庭坚《廉颇蔺相如传》

黄庭坚大草用笔横逸疏荡,笔势飘逸,如大鹏展翅,纵横捭阖,扶摇云天。亦如剑师舞剑,气贯长虹,浑然天成。结体疏朗开张,俯仰有姿;布局零乱错落,肩驮翼覆,妙趣横生。临习黄庭坚大草要有“船夫撑篙”的本领,执笔宜高,用笔要荡得开,注意顿挫穿插,起伏抑扬。要多于断处求气贯,重视点的作用和变化,笔势要飘逸,气韵要生动。但一些习气字,须当留意,不可一味效颦。

▲王铎《草书诗卷》

王铎狂草结体遒劲秀逸,纵横开张,笔力雄迈老辣,沉着苍劲,草法纯熟,取法高古。然而,山谷善放不善收,王铎善收不善放。王铎狂草因过于谨严,恪守法度,敛多于纵,致使沉着有余,豪放不足,如时装模特,步步环绕,虽有媚态,却失大气。临习王铎狂草要注意蓄势和内敛,要在奔放中存留意,转折处不宜圆滑,否则就会流于媚俗。

▲赵佶《千字文》

赵佶《千字文》线条凝练,气势磅礴,然狂放有余,沉着不足,失态较多。临习时要注意扬弃,切不可一味模仿,否则易入野道。祝允明大草气势雄强,结体奇倔。点画狼藉,而使转不胜;粗犷有余,而雅姿不足;笔力劲健而少神韵;有生涩味而乏佳趣。临习时,注意冲和。

初习狂草,可先从黄庭坚、祝允明入手,然后再上溯怀素张旭。从师承上看,祝允明是师承黄山谷的,而黄山谷又得力于《自叙帖》。这样较易登堂入室,借前人成功经验,少走弯路。当然,学书凭自己喜好而学之,也未尝不可。

转载请注明:墨斓书法十万个为什么 » 狂草,应该这么写!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