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古文字毛笔书法宜注意的问题

1. 不宜杂糅不同阶段的古文字形体
虽说古文字的发展演变是一脉相承的,但不同阶段上的字体,在文字的构形和书法体势等方面,终究有不同程度的差异。特别是那些在某个阶段上曾经发生过形体讹变的字,差异就更大了。在学习和运用古文字书法时,宜牢牢把握住某个阶段某种字体在文字构形和书法体势上的特点,做到写甲骨文像甲骨文,写小篆像小篆,写什么字体就一定具有那种字体的“形”和“神”的特质,并保持格调、气韵的一致性,不可将不同阶段、不同字体的字混杂而用之。比如:有人用甲骨文来写字幅,由于甲骨文中能确认的字还不多(千字左右),碰到甲骨文中没有的字时,就用金文或小篆的构形来代替;也有人有意无意地掺合不同时代的不同字体,写甲字用金文,写乙字用甲骨文,弄得一幅字不“金”不“甲”;还有人用不同阶段不同字体的偏旁部首或独体字来拼凑“古文”,一个字中一半像甲骨文,一半又像金文,或一半像金文,一半又像小篆,弄得不伦不类。这种种做法,不仅有替古人造字之嫌,更重要的是在书法上破坏了某种古文字所特有的格调和韵味,从而失掉了它的艺术生命力。这好比唱戏,如果在京剧中掺合进秦腔的唱段或腔调,即便演员的演唱技巧很高,唱得也很卖力,那也恐怕会把人唱得“两股颤颤,几欲先走”的。

学习古文字毛笔书法宜注意的问题
2. 临习古文字书法的范本宜认真选择
学习古文字书法也要临帖固不待言,而以什么样的字样作范本却有讲究。有人一开始就用别人的临摹本或临摹集字的字书作范本临习,这容易事倍功半。许多临摹本不仅神韵失真,还往往有把字临错的现象;其实不少临本本来就不是为书法而是为研究古文字服务的。临摹集字的字书也是一样,把不同时代、不同体势的同一个字都集在一块,主要是供人们查考字形。如果是为着识字而熟悉字形,这种字书确能提供极大的方便。例如孙海波的《甲骨文编》、容庚先生的《金文编》集字甚多,能为查考甲骨文、金文提供大量的字形材料,是研习甲骨文、金文的重要工具书。但是这样的书并不适合于作临习甲骨文和金文书法的范本,因为书中所集之字割裂了单字与其所在字幅的关系,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因而无从观摹其总体风貌。整个字幅中的单个字的体势总是要受章法制约的,离开单字所在字幅的具体环境,就难于理解古人创作这个单字独特体势的用意。再说书中所集之字,出自不同时期的不同龟版或器物,出自不同书刻家的手笔,体势风格往往相差很远(比如大盂鼎和虢季子白盘明显不同),这就不利于深入了解某个时期某一家的独特风格。旧时人们用摹本作范本,是苦于极难得到原器物的拓本,无可奈何而为之;在印刷事业大发展、各种原拓影印本比较容易找到的今天,再以摹本为范本,就是舍本而趋末,不符合临帖应“取法乎上”的原则了。就是对于拓本,也还要认真选择。现在能见到的影印拓本,主要是作为文物、历史、语言文字的研究资料出版的,作为这些方面的研究,即便是歪歪扭扭的只文半字也都是很可宝贵的;但要选作书法艺术的范本,就不见得是珍品了,因为当年写刻这些文字的人不见得都是那个时代的书法高手。所以我们也不能一见拓片就奉为至宝,盲目临习,而应当根据古文字书法的特殊要求加以筛选。比如甲骨文,已出土的已多达十万片左右,不是每片上的字都好,甚至还有近代人为骗钱伪刻的。好与不好,可比较而知。像武丁时期的宾组卜辞,就多有结体雄奇端庄,笔道刚劲挺拔、气度轩昂,章法也颇讲究的佳作(见《甲骨文合集》、《殷虚书契菁华》、《殷契粹编》等)。金文以西周的大盂鼎、毛公鼎、虢季子白盘等的铭文为最佳。这些器物多是当时的宗庙重器,是权力或荣誉的象征,其铭文鸿篇巨制,气度非凡,无疑是当时大手笔的精心杰作。各个时代可供临习的好作品很多,除了公认的精品之外,各人还应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不同风格的作品来观摹。目前还没有专供学习古文字书法的选本,即使有了,那也只是一家之“眼”,也不必为其所囿而蒙蔽自己的慧眼,应该多看、多比较、多鉴别,这也是学习书法十分必要的一课。至于后人的写本墨迹也有造诣很深的,可以作为学习的参考,但不宜作为启蒙的范本。

转载请注明:墨斓书法十万个为什么 » 学习古文字毛笔书法宜注意的问题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